茶有大益,还是有大害?揭秘大益的前世今生!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茶有益,茶有大益!”,这一句熟悉的广告词曾一度火遍大江南北,成为普洱茶界最具力量的代言。可如今,如果你再弱弱问一次,茶有益吗?是真的有益吗?

“吴王”会很愉悦地回答道:小朋友乖,叔叔给你糖吃,茶当然有益啦,就像我们高端大火炒出来的TAI地普洱茶,纯人工种植天然无添加,适合不同人士饮用,尤其适合90,00后的小朋友喔,记得喝前一定要使劲“炒一炒”哦...

08年前的芳村,还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茶叶交易生态商圈,在茶叶品种尚未丰富之时,已经有了花茶,绿茶,铁观音,普洱茶等对外批发贸易。虽然当时品牌化的茶企为数不多,但以黎明茶厂,勐海茶厂,兴海茶厂等云南普洱茶厂家为代表的已形成相对上规模的普洱茶阵营。

从90年开始,以台湾,香港为多数的茶商开始在云南西双版纳,思茅市等地区寻找明清时期茶马古道遗留的印迹,如闻名茶界的宋聘号,同兴号,中茶红印,可以兴茶砖(原老字号)等,从那时候起,当中不少人就开始仿制这些古董级茶号,以便出口东南亚市场上销售。

普洱茶的品饮,在大陆真正的时候是在于2000年后,随着铁观音在国内的盛行,开始带动了不少茶产区的兴起,于是以广东广宁茶人为代表开始进入云南深山寻找制作紧压茶原料。于是01、02年起有了在勐海茶厂,国营黎明茶厂代工的茶品面世,由于当时“普洱茶”尚未流行,都是沿用明清留下来的“七子饼茶”、“圆茶”为云南紧压茶的统称。

早期勐海茶厂出品的7542

06年开始,国内刮起了普洱茶炒作的风潮,当时不管是茶叶,还是树叶,只要制作成饼茶,就能马上脱销,于是火爆到一度没茶叶可卖的局面,不少大咖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当时还是用现金交易,同行之间不断调货,一到下午,桌子底下的几个大纸箱装满了,就关门收工HAPPY去。

这种火热朝天的年代当然是一去不复返了,可说是茶产业前所未有的铂金时代,让不少现在的芳村大咖糊里糊涂地赚到了第一桶金。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没回过神来。而此时的大益,是最较早以品牌进驻芳村,芳村的加盟商一度达到了上百家之多。

尝到了火药的味道,自然是懂得了后面套路的铺设。在08到13年间,大益的全国加盟高达上万家,平均每家50到200万不等的加盟费,也让“吴王”掠去了上亿资金,让大益当时在芳村找不到对手,直到14年某林的出现。

08到09二年间是普洱茶产业的萧条期,也是调整期,经过一年多的爆炒,绝大多数依靠传统模式的厂家直接破产不干,于是“跳楼茶”是从这一时期开始,茶叶变树叶,大益多数产品跌到几百一件没人敢接,市场冷清到让人彻底绝望!

13年开始,芳村普洱茶进入了第二个炒作周期,不过,无论当时靠正儿八经做茶叶的厂家还是品牌,都能够在这里争一杯羹,于是瞬时间芳村品牌林立,某林,某今,某福,某昌,某号等等,让芳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普洱茶品牌中心。

14年后,某林在芳村的横行引起了大益的注意,依靠大益原本的渠道网络,让某林很快成为了当时的江湖霸主,而大益这时才发现某和某林的釜底抽薪,和陈仓暗度,于是马上让经销商做好站队,同时大益也马上切断曾不受控制的芳村渠道,瞬间的如梦初醒,和突如其来的转变,曾一度让大益远离芳村。

正所谓是,成也芳村,败了芳村,面对耕耘了十多年的芳村,这块曾经咬在嘴里的五花肉,自然不甘心落在别人口中。于是16年开始,吴王重新调整了大益在全国的布局,大益华南总部在芳村1850创意园落地,重操旧业,修整队伍,在砍去了以往的“分货代理”的经销模式的同时,重启了以往那种靠以第三方力量炒作,带动和重新找回大益在芳村及全国霸主的地位。

因而,每一次炒作的烽烟升起,来自广州周边的影子开始在芳村到处流窜。于是年轻一代开始有活干,从开始忙到如同断了魂,体验到极速升降带来的快感,是那些传统卖茶所无法满足的。到被跑路和被收割后那种痛不欲生的情形,多少瓶农药都救不活,唯有再等待下一波的行情,而“吴王”总是满足着他们的期待。

不难发现,单靠短短十来年的品牌积累是无法达到大益的终极梦想的,于是,连挖带编地,把之前国营勐海茶厂曾经的荣耀产品,明星代工产品等占为已用,经过一翻简单改造,又一款绿油油的7542青饼面世,此茶已炒到8万一件,打个80周年的厂庆,美其名:7542 青春无悔...

炒也罢,煮也罢,最怕吃瓜群众有文化,然后被大益一起同化,做着益友荣誉会员,一边喝着10元一公斤的TAI地茶,一边熬夜为其数钱,然后跟着做“千秋大梦”,帮“吴王”成就他的终极霸业!

那么问题来了,最后,这些成百上千万吨的,几十上百万一件的大益茶,谁来把它喝掉?!!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